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家教

家教
终于结束了高中生涯,迎接了大学一年级新鲜人。

家境清寒的我拼尽全力的终于考上全台第一学府,学校虽有我补助奖助学金,但到台北高消费的地方,交通费、住宿费实在负荷不起,于是便想找份工作可以兼顾课业。

家教是的工作比较弹性,可以在课余时间上班,时薪又比一般便利商店多,面试了几家,手边有了几个家长资料,我选了个时薪最高的一份。

第一次到他们家中,是间华丽的建筑别墅,穿过花团锦簇的花圃后到达门口,迎接我的并不是孩子们的家长,而是里面的管家。

听管家说,家长长期在美国工作,两个孩子几乎都是管家在照料着。

小妹妹今天才要上国一,而还有个大男孩则是高三正準备要考大学,因为我愿意同时段教导两位小朋友,所以他们愿意付给我更高的薪水。

每周一跟三我课堂下课后,晚上便到别墅教学直到晚上10点。

琦琦是个叫何馨琦的小妹妹,每次我来总是喊着芫姐姐,陈芫是我的名字,看着他甜美的笑容,很难想像他的哥哥是如此得难以相处。

也许是叛逆期,哥哥何信彻总不是很不情愿的上课,不是在我讲解时故意趴着睡觉,就是跑到一旁玩起平板,让我觉得非常头痛。

「那彻哥哥有听懂这题吗?」我试着亲近他叫着。

「靠杯喔~你很噁心,甚幺彻哥哥。」

我尴尬的笑了一下。

「那…信彻,你这题懂吗?」

「这题上个家教早就教了,你可不可以教点难的阿!」


「咳…那我看看。」

这个何信彻虽然底子还不错,虽然父母亲不在,但帮他们请了许多家教,无论课业、艺术、音乐、舞蹈、体能等等,来弥补他们无法亲自陪伴孩子的遗憾。

跟他们相处了几个月,或许父母长年不在而疏于管教的关係,信彻对人的行为跟态度都很差,就连琦琦都有点怕他这个哥哥。

「那不然,你看看这题,这个解题方式有两种,如果你会了一种方法,可以试着用另外一种方法解。」

我将书本放在他正在玩的手机前头,画面一下被挡住的他,恼怒的一把推开我,他的手不经意压了一下我的胸部,柔软的胸圃让他稍微停顿了一下。

我虽感觉到他的触碰,但随即想说他不是故意的,也没有跟他计较甚幺,重複一遍我刚刚说的的话。

「那信彻你看看这题?」

他烦躁的拿下我手上的书本。我看他开始阅读起来,就转头去看琦琦的作业写的如何?一点也没发现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我胸前的两团。

「琦琦,你作业都快做完了耶!」

「嗯嗯,芫姐姐,老师今天上课的内容我都已经学过了,所以我都会写。」

我心想,果然家里两个小孩资质都挺好的,照这样下去不用半学期应该可以将整学年的课业都让他们学习完。

我笑笑,「好,那琦琦你今天作业写完就可以休息,看你要去看电视还是要去看课外读物都可以。」

琦琦才刚升上国一,我不想给他太多压力。

「好,谢谢芫姐姐。」

琦琦写完作业离开房间后,就剩下我